“欺诈发行第一股”泽达易盛从高光走向深渊

[摘要]2020年6月23日,拿到科创板豹子号688555,刚刚上市的泽达易盛在资本市场风头正盛。上市第二天,盘中创下了85.99元(前复权,下同)的历史最高价。

  2020年6月23日,拿到科创板豹子号688555,刚刚上市的泽达易盛在资本市场风头正盛。上市第二天,盘中创下了85.99元(前复权,下同)的历史最高价。

  但此后,公司股价一路俯冲,2021年5月,泽达易盛一度下探到27.29元/股,不到股价最高点的1/3。

  也就是在2021年上半年,“专网通信”爆雷,卷入其中的泽达易盛加速暴露底牌。

  2022年11月18日,公司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指出泽达易盛方面涉嫌两大违法违规问题,又将这一家上市2年多的公司推到了风口浪尖,股票也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11月22日,*ST泽达复牌,全天被牢牢钉在跌停板上,报收于10.16元/股,下跌20%,市值8.44亿元。

  882天,“泽达易盛”变为“*ST泽达”,这家上市公司发生了什么?

  科创板“欺诈发行”第一股

  11月18日,泽达易盛披露了证监会对公司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早在2022年5月11日,泽达易盛因信披违规被证监会下发《立案告知书》,其后7月11月,董事长林应也因涉嫌信披违规被立案调查。半年调查之后,证监会此次详细披露了泽达易盛的违法情况。

  证监会指出,泽达易盛及相关人员涉嫌欺诈发行、IPO造假等。泽达易盛也成为了自科创板设立以来“欺诈发行第一股”。

  其中,泽达易盛在《招股说明书》所披露的数据中,涉嫌编造重大虚假内容、隐瞒重要事实。其中包括通过自身或全资子公司浙江金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金淳)、苏州泽达兴邦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泽达)签订虚假合同、开展虚假业务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利润。

  2022年6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在北京、杭州两地实地调查泽达易盛。报道中,记者曾采访涉及此次被认定与泽达易盛开展虚假业务、虚增营收利润的中科路创公司。其股东尹立彬彼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此前跟泽达易盛已达成共识,具体还是通过那边了解,怕回复口径与他们不一样。”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泽达易盛虚增营收的一些交易对手方,有个主要身份,即“隋田力”相关联的公司。

  据公告披露,与泽达易盛开展虚假业务的公司名单里,包括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一代专网)、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天神禾)、黑龙江农垦新一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垦新一代),这些是此前牵涉隋田力“专网通信”爆雷的相关公司。

  泽达易盛在招股书中介绍,与新一代专网及其下属公司有多年的合作,2017~2019年相关公司均出现在公司前五大客户名单中。而2021年,“专网通信案”涉及的相关上市公司陆续爆雷,泽达易盛2021年三季报财务数据亏损面也呈扩大趋势,其中负债数据攀升至2.36亿元。

  此次证监会立案调查的结果显示,隋田力与泽达易盛关系匪浅。隋田力通过梅生持有泽达易盛600万股,通过杨鑫持有270万股,合计持有870万股,持股比例13.96%。泽达易盛未按规定如实披露上述股权代持情况。

  每经报道曾揭露泽达易盛投资“腾挪术”

  除了开展虚假业务、虚增营收和利润外,泽达易盛还存在未按规定如实披露关联交易以及虚增在建工程等问题。

  2020年,泽达易盛、浙江金淳分别与鑫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沅资产)签订《鑫沅资产鑫通1号单一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鑫沅资产鑫福3号单一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转入鑫通1号、鑫福3号合计1.2亿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泽达易盛通过鑫通1号、鑫福3号合计将1亿元投向泽达易盛关联方杭州和鑫商盈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述关联交易未按规定如实在《2020年年度报告》中披露。

  在该1.2亿元自有资金委托理财中,未到期余额为1亿元。2022年6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这笔1.2亿投资资金的去向进行了实地调查。

  记者发现和鑫商盈对外投资了2家公司,分别为杭州钥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钥钰)和杭州厚盾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厚盾),而这两家公司同样与泽达易盛关联甚深。

  《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曾指出,杭州钥钰的法定代表人为陈艳,其也是浙江观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浙江观滔”)的法定代表人,泽达易盛一方面通过资管计划间接投资杭州钥钰,另一方面,上市公司又向浙江观滔采购设备。更关键的是,泽达易盛近4500万元的设备采购款早已预付,但浙江观滔还剩下价值约3600万元的设备迟迟未到位。按照合同约定,也已超过交付时间。

  如此不符合正常逻辑的投资行为,也被证监会查实存在问题。证监会认定泽达易盛预付浙江观滔3632万元设备款对应的在建工程没有对应实际成本发生,虚增在建工程3632万元。

  和鑫商盈执行事务合伙人则为浙江鑫钰科技有限公司,后者背后的第一大股东为持股90%的自然人丁国安。

  记者曾采访丁国安,对于资管计划的投资标的如何选择,为何考虑和泽达易盛合作。丁国安彼时回应:“这两家公司的投资,不是具体经办人,之所以当时考虑投资入股,现在说不上来……具体和上市公司关联的东西,我们不好随便表态。”

  证监会拟决定对泽达易盛、泽达易盛董事长、其他高管等予以不同程度的罚款。其中拟对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林应,董秘应岚分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同时,泽达易盛表示,根据中国证监会正式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司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股票将被终止上市。

  截至2022年9月30日,泽达易盛股东总户数为6538户。从高光走向深渊,泽达易盛辜负了多少投资者?

编辑:齐少恒

Post Comment